爱上野马

那天起床时天还未亮,只为了在离开那座海岛之前看一次日出。出了酒店才发现早起的游客尤其的多,熙熙攘攘,吵吵闹闹,破坏了小岛清晨本该有的宁静。
坐在石崖上等待时才猛然回忆起这并非是第一次看日出,一下子记忆潮水般涌来,就像脚底下的潮声轰鸣不断拍打着耳膜。记得那时候还在杭州奋战校考,是冬天,杭州的雾霾很严重,清晨起床奔赴考场的路上有时距离三米外的车辆都难以识别。那天天气却出奇好。我呆的小画室为了节约成本接送学生往往一辆小面包车挤着N多人还有一堆的画板颜料,因为没位置被挤到车尾,身体右边坐着一个体型特别霸气的高复生,我的前面是快堆到车顶的画材,左边是车尾的带窗小门,位置很奇怪很尴尬。车子行驶在钱塘江江畔的大堤上,嘴里嚼着上车前老师塞到我手里的鸡蛋包子豆浆,另一只手抵着身前因为颠簸不断砸到我头的画板,眼睛不经意往窗外瞟。窗外景色竟如此美妙,也不顾画板会砸到自己就放开手扒着窗入迷沉浸其中。
望着太阳一点一点上升,天空开始泛红,蓝与红对比鲜明,钱塘江江面金光鳞鳞,远处灯塔上的光还在闪烁。汽车在行驶,一切景物在快速后退,车厢在颠簸,太阳照样升起。恍若那刻只剩我与红日,没有拥挤的车厢,没有怪异的汽油味,没有考试的压力,没有疲惫的灵魂。一切都是偶然,不做作,很自然,美好景物可以净化心灵。

评论
热度(2)

© 块面島 | Powered by LOFTER